溫溯

随时可能推任何一个cp,非杂食接受安利请慎重fo

苏沐橙世界第一好

正宗傻白甜 不甜不要钱

四期/冲神/ALL橙/王杰希和我

▼ 乐橙 Baader-Meinhof

嘿,好久不见♪






“那么,下面,我宣布——”

“第十赛季的冠军队是——兴欣!”

男主持人响亮的声响划破了体育场的上空,彩带随着粉丝们的欢呼声将整个颁奖典礼推向了高潮,将体育场中心站着的新任冠军队长一下湮没,长发姑娘默不作声,只是笑得温温和和,抱着冠军奖杯站在闪光灯中央。

周围的吵闹和喧嚣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似的,她揉了揉眼,难掩困倦的神情,一点一滴的疲惫都被坐在台下的张佳乐收在眼底,他没什么特别的情绪,只是靠着椅背,微皱的眉锁着她眼底的情绪,他太熟悉那个揉眼睛的动作了,过往的事情蓦地在他心里掀起波澜。

难以言喻的感情,抽丝拨茧,再次从他坚硬的心里生出芽来。张佳乐并不想铲除这个生命,却也不乐意为它所困。

台面上的苏沐橙礼貌和谦和,
说实在的,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,头发被烫成了带棕色的黑,笑起来没有以前那么有活力明媚了,多了几分队长似的沉稳。张佳乐很高兴身为一个见证者经历了她的成长和绽放,也只是很平静地承认他们分开了许多年,或许以后她生命里的悲欢离合,都不会再有他的参与。

张佳乐曾经失之交臂过的东西,唯独这一件,他百思不得其解是否要继续追随。

他正思考着,忽然听得台上嗡动四起,无非又是例行的祝福问话之类的,张佳乐没了继续听的兴趣,默默起身离开了位置。周围忽然有眼尖的人认出了张佳乐,伸手拍下了他离开的背影。

他的背影仍然停留在苏沐橙的心里,她抬起头,目光悄然静止在他的身后,随他一起投入了出口通道的黑暗。

苏沐橙当晚回到家打开手机,各大战队的祝福微博也就到了,除过例行的公事问候外,她也收到了许多真心诚意的祝福。好说歹说大家都是为争夺一个目标奋斗的对手,关系好到祝福真心实意的实在不多见,说是同事显得生分,但说是共甘共苦的奋斗伙伴也太过亲密了。苏沐橙习以为常,挨个回复了感谢。

苏沐橙的置顶稳稳地躺着楚云秀一人,此时也亮了起来。一下收到好友的祝福,苏沐橙的眼睛也难得的亮了亮,一行清秀的字体挥洒自如,运笔舒展,愣是把苏沐橙三字写的潇洒大气。苏沐橙嫣然一笑,转手发了微博,没料想半秒后第一条转发来自张佳乐,后面落了分分明明的两个字,恭喜。

于是苏沐橙又开始想起他,以前张佳乐年少轻狂,在苏沐橙尚且开始玩荣耀未成大神时,听到她要拿冠军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,被苏沐橙揍了两拳老老实实教了她两招,此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张佳乐有一搭没一搭的陪她逛逛风景,苏沐橙也活的自得其乐,从此爱上荣耀一处处的别致景色,尤其喜欢那片孤寂的二十四桥的明月,柔软淡绿的杨柳下,落了一江清澈的树影,像极了楚云秀字体的背景,也是一汪清明澄澈。

其实还有很多东西很像,比如张佳乐笑起来清亮的眼眸,苏沐橙不知不觉地跌进去了,穷极那么多年也没有找到出来的路。后来莫名的疏离分别,他眼神中淡淡的不尽人意的伤痛抒怀,也像极了此时的月,此时的水。都有点太遥不可及。

苏沐橙靠在沙发背上,手指缓缓拨弄着手腕上的玉镯子,圆润的光泽安眠于暖黄的灯光下。

年少的时候不要遇见太惊艳的人,否则一辈子也忘不了。

苏沐橙反复咀嚼,觉得不无道理。

她遇见张佳乐正逢阳光沸沸溢出的夏天,当年的苏沐橙还是个跟在哥哥后面的小姑娘,叫嚷着哥哥超级厉害跟在苏沐秋后面,扑闪扑闪的眼睛标志着小姑娘出落的亭亭玉立,倒也甘愿做哥哥光芒下的小女孩,长不大似的。

事实上那时候她已经非常懂事了,早早当家已经是预见可及的未来,她也慢慢学着操持着一些东西,比如干脆就在苏沐秋经常打游戏的网吧打了份零工,本来也不是什么笨重的活儿,单纯图个学习打点事物的能力。苏沐秋拧不过小姑娘再三请求和叶修的随口帮忙,最后让她在后台帮忙递个东西之类的,总之一定不能这么露脸。

张佳乐那年好巧不巧路过了那家网吧,正巧碰上苏沐秋和叶修不在,遇上个坐在前台的秀气姑娘低头打荣耀。张佳乐就扒在前台上看屏幕看了二十来分钟,愣是没注意到屏幕反光里姑娘清秀好看的脸,待到一局完毕,张佳乐正想开口指出两个新手错误,才瞥见小姑娘一脸茫然不解地打量他。

从此以后苏沐橙算是认识了第三个钟爱荣耀的青年,为了给自己哥哥一个劳什子进步的惊喜,苏沐橙倒也没将有人在断断续续打荣耀的事告诉他,后来莫名其妙联系中断,学业繁忙的苏沐橙哪里顾得上这些,老老实实的投身学习的苦海。

或许是几年后的某个夏天,苏沐橙收拾哥哥的东西才发现自己当年那张卡,登上还有当年张佳乐留的信息,简简单单的。

我找到搭档了,我要打职业联赛。

苏沐橙莞尔一笑,把这秘密埋在心里,转头把它丢在脑后,只当是当年关于哥哥的甜蜜回忆。

后来赛场上再遇,越来越靠近,一切都是命运的刻意安排,苏沐橙执着于过去,张佳乐则倾情于未来的拼搏,未来的方向,某个时候两人的命运线经意交缠,只是恨不能相守。

那个时候张佳乐过的太苦了,一天又一天的精力恨不得都投入给了训练,苏沐橙也过的辛苦疲乏,从过去的伤痛里蹒跚地迈起步子,异地感情本身就需要频繁联系来维持,张佳乐和苏沐橙都做不到,谁也说不上去责怪谁。

张佳乐迷迷糊糊地应了分手,后知后觉地想起来,原来有很多天没有彼此分享过快乐或是悲伤了。他麻木地伸出手戳了戳苏沐橙送他的那个毛绒抱枕,就连他们通话时也是训练的休息空闲。

第二天苏沐橙醒来已是午后,她拿起手机,一条信息滑入眼底,简洁地出奇,大致是霸图的年轻粉丝们在兴欣夺冠的微博下起了点争执,乱七八糟各方炒作乱成一团,大早上看到这些着实心情不佳,苏沐橙端起杯泡好的热可可,寻思着要么发个微博算是做个回应好了。

简洁明了自拍少,大概可以归纳一下苏沐橙微博的风格,最低下的那天微博还是张佳乐拍的苏沐橙的背影,苏沐橙很喜欢那张照片,所以任他成了相册里为数不多的有苏沐橙出镜的,粉丝们倒也好奇过拍这照片的是谁,甚至也有当面问过的,苏沐橙笑哈哈的搪塞过去,说是朋友啊。

晚上兴欣有个微博提问活动,她身为新任队长得参与参与,无非都是千百条如一条的粉丝留言,苏沐橙想了想决定抽一条职业选手的,一不留神,回答了个不知哪个队的女队员的问题,大致意思询问了下苏沐橙的理想型。

苏沐橙觉得这个问题真有够奇怪,无论怎样虽身为女性,她在联盟里倒很少因为性别而主动退让过什么,出于无奈,她随手回答了句。

“其实我会很喜欢执着的人唉:)”

张佳乐正窝在杭州的飞机场,家里亲戚安排他过来商量点家事,迫不得已他赶了个准点。窗外的空气里满溢着水汽,融得人皮肤闷热得流汗,习惯过这种气候的张佳乐倒也觉得无所谓。

闭上眼睛,苏沐橙的背影就出现在他眼前。张佳乐郁闷,这几日有空没空地常常想起她。

前几日在霸图俱乐部开会,说是要老队员轮换上场,张佳乐没说话,捏着自己手指上的茧,沉默着听完整场,临了末尾看新晋的女队员打游戏,忽然想起几年前的素颜姑娘打游戏的场景,认识她的时候还没开始打比赛,后来居然都快要退役了。

他到底体会到了时光荏苒的含义,岁月不饶人,就算他张佳乐还有一百二十分的精力去拼,他的身体状况和反应力也再慢慢地退损,早就跟不上他那颗年轻的心了。

是不是也应该想想除荣耀外的事情了。

他心里微微一动。

走在杭州大街上的张佳乐手机一亮,低头一看是个长数字号码发来的信息,张佳乐纳闷是谁呢知道自己电话号码,熟悉的语气和略带调侃的语调立马让他明白了来人。

叶修。

这家伙找我干嘛?

张佳乐点开图片一看,一张苏沐橙微博截图,旁边附了行叶修的字。

“别当我不知道啊,你俩要好赶紧的,给你个机会忏悔。”

张佳乐一笑,回了句“大舅子你就这么着急嫁妹妹啊”

过了半晌,叶修回了句“沐橙在我边儿上呢”

张佳乐有点懵。